北京斗地主比赛500万:扑克悬疑小说独家连载:

 不下载的欢乐斗地主     |      2020-08-07 10:21

《诈唬》是两届普利策奖获得者简·斯坦顿·希区柯克出于对扑克的热爱,以向扑克致敬为名而作的悬疑小说。

她还曾创作过《眼睛的把戏》、《女巫棒》、《社交圈犯罪》等著作,是《纽约时报》评选出的最畅销书作家、剧作家和编剧。

导读

穆德·沃纳出身上流社会,家道中落流落地下私局谋生,10月10日,她只身前往纽约四季酒店,当众枪杀亿万富翁桒·桑德兰后成功逃逸。

杀人只是穆德这场“复仇记”的翻前诈唬,这位没落千金是否能扳倒仇人讨回正义?

精彩尽在纽约时报年度畅销书—《诈唬》

第29章

丹雅悄悄打开门往走廊望去,想看看斯卡拉有没有暗藏在哪个角落,昨晚他从派对回来后就蹑手蹑脚进了她房间,在她的床边站了有一分钟时间,她当时吓坏了,只能假装睡着,还好他看了看就走了,但那简直是她生命中最漫长的一分钟。

确保门外没人后,她穿上睡袍走了出去,怕把他吵醒,她是光着脚走到厨房的,却没想到斯卡拉正在那里煮咖啡,她猛地吓了一跳,他身上穿了一件灰色的丝质睡衣,最上面的几颗扣子没有扣。

“嘿,丹丹,你起得好早哦!

“嗨!”她收紧身上的睡袍。

斯卡拉把咖啡袋举了起来:“摩卡,你的最爱。

“谢谢。

“对了,你...读过我写的那些信了吗?

“读了一些。

“那你觉得....

“我觉得...伯特,如果你真像信里说的那么爱我,为什么你从来不阻止他?

“阻止他...?

“阻止他伤害我!为什么你没那么做?

“坦白说...我其实是为我们做了更大的计划。

“为我们?你还记得那天早上吧?那个变态用他最喜欢的方式勒我,TM差点把我勒死,最后弄得我胳膊都脱臼了他叫你来把我带去看急诊,如果老流氓当时把我勒死了,那就没有‘我们’了。

“宝贝,你说得太夸张了。

“夸张?!我TM差点挂掉?!你觉得我这叫夸张?!你说的是人话吗!

斯卡拉有些过意不去:“对不起!对不起!我错了!但你要相信我,这一切都是值得的,你很快就会感谢我的,下午我们和律师碰个面。

“你不是又要我签什么文件吧!

“是的,这有什么问题吗?

“这些年我签的都是些什么文件?你们从没跟我解释过?

“下午到我律师的办公室你就清楚了,别急好吗?对了,我还有个好消息要跟你分享。

“有屁快放!”她边说边往一块烤面包上涂黄油,一脸的不耐烦。

斯卡拉没有理会她的不敬:“我昨晚在派对碰到布伦特·霍布斯了,你知道他是谁吗?

“不知道。

“他做了一个专门爆料的博客叫‘霍扒扒’,他是我一个老朋友,我很信任他。

”斯卡拉觉得把霍布斯说成是朋友比较好,没必要让丹雅知道两人之前暗地里交易的事。

丹雅坐在餐桌的另一边大口嚼着烤面包。

“丹丹,你为什么要坐得离我那么远,感觉就像《公民凯恩》里那个早餐的场景一样,你知道那个场景吧?

“不懂。

“你居然不懂?《公民凯恩》?”她摇摇头:“这可是二十世纪最具影响力的电影!你居然没看过?既然这样,不如我们今晚在书房里一起看吧?好吗?甜心?

“随便。

“噢,言归正传!霍布斯等会要过来见见你。

“为什么?

“你要接受他的独家采访。

“我不要。

“听话,这事没得商量,这人有本事把舆论的矛头调转过来,你今天跟霍布斯见面好好哄哄他,哄完之后就到律师办公室跟我见面,然后签一些文件,宝贝,我们就快成功了,我做这些都是尽我所能在保护你。

丹雅翻了个白眼,忍不住笑了:“哈哈哈!保护我?!你TM在开什么玩笑?!现在全世界都认为我是一个拜金女,有人正在起诉我,我有可能会因为重婚罪而坐牢,我没有钱,没有信用卡,没有地方可住,连月月都要拜托一个我根本不信任的邻居照顾,身上还留着你没有阻止老流氓而让他在我身体留下的伤...你TM从来就没有保护过我!呜~~我想我的月月了!”说完后丹雅掩面而泣。

他拉过一把椅子在她旁边坐下,一手揽过她的肩膀,丹雅一开始拒绝了一下,但慢慢地她开始靠在他肩上轻轻哭着,斯卡拉抚摸着她的头发,他喜欢她,喜欢她的样子,她的温顺,她散发的味道。

向来巧言令色的斯卡拉这时却说不出一句安慰的话来。

丹雅抬起头,眼睛闪闪发亮:“我可以问你一个问题吗?

“丹丹,你可以问我任何问题。

“我签的那些文件究竟是些什么文件?伯特,为什么又要签更多的文件?

斯卡拉稍微拉开两人的距离:“怎么了?你怎么突然不信任我了?

“我只是想知道它们到底都是些什么文件。

“一些可以让我们变得非常非常非常有钱的文件,你只要知道这点就行了。

“可人家想要在签文件前多了解些信息嘛。

斯卡拉突然紧紧抓着她的手臂:“听着,丹雅,今天你必须签掉这些文件,这个你没得选。

懂吗?”说完后他继续收紧力道。

“我签!我签!你弄疼我了!

他放开她,一脸阴鸷地说:“抱歉,丹丹,我只是想你明白,这些文件很重要。

丹雅揉着她的手臂说:“你知道吗?刚才有那么一秒钟我还以为那个死老头又活过来了!

“你要知道我赌上了很多东西,下午我的律师会解释给你听,但我需要你的承诺,需要知道你和我是站在同一战线的,不然我们两个都会输掉,之前所做的一切也全都会功亏一篑。

“什么功亏一篑?

“别问那么多了,乖,去打扮一下!”他用手拍了拍她的屁股:“霍布斯一会就到了,打扮得性感一点,第一眼就把他迷倒。

第30章

我吃着普拉特特意给我留的咖啡和甜甜圈早餐,四周很安静,只能听见一些叽叽喳喳的鸟鸣声,普拉特的小木屋坐落在一片被灌木丛围绕的荒地上,屋里的地板铺着一张破地毯,印花布窗帘显得很旧,家具都是些质地廉价的樱桃木制成,厨房里的一个旧式黄油机上爬满虫子,这台机器是普拉特前女友送他的分手礼物,现在看来这位女友的报复手段还挺别出心裁的。

这间木屋和我父母之前在东汉普顿那间“小木屋”大相径庭,那个“小木屋”包含了20个房间,坐落在一片10英亩的翠绿草坪上,精心设计的庭院拥有泳池、网球场、玻璃暖房、蔬菜园和玫瑰园,整个小屋被一棵棵参天大树环绕。

虽说装修风格不同,但两间木屋却有个共同点:毒品。

普拉特是个毒贩,艾伦是个瘾君子,木屋的空气里飘着大麻的气味,让我不禁想起了艾伦,他年纪很小就染上毒瘾,所以他其实从没有真正长大。

我常常想起这位同母异父弟弟的吸毒史,一个有“毒”的童话故事,我内心一直希望这个故事会有一个幸福大结局。

可这只能是一个希望,事实上,我今天会有这样的局面,艾伦的死是其中一个原因。

母亲总是不愿承认她小儿子是瘾君子的事实,但她心里其实是知道的,可她自己没办法管束艾伦,于是她向斯卡拉求助,他建议母亲为艾伦设立一个信托基金,而他斯拉卡,将对这个基金拥有绝对控制权,他对母亲承诺会监督和照拂艾伦,替他找份工作,帮他戒毒,他说服了母亲,让她相信他会像帮她照看她的钱那样照顾好艾伦。

可有一天,艾伦在下东区和毒贩购买海洛因时被捕,因为联系不上斯卡拉,所以他打电话过来让我去保释。

离开法庭时艾伦恳求道:“你跟我发誓绝对不会告诉妈妈。

我拒绝了,我向母亲解释事情经过,她很难过,最后终于听进了我的话,我劝她不要再相信斯卡拉,让她替艾伦找真正专业的人帮忙。

“艾伦必须得去戒毒所。

”我说,她同意了。

我安排了一次“介入治疗”,妈妈把艾伦叫来她的公寓,我和她还有一个戒毒顾问当面质问他吸毒的事,艾伦起初还死不承认,后来在我们的苦苦劝说下他终于同意去哈泽尔登,一个很有名的戒毒中心。

我们把一切都安排妥当,让他在那个周末动身去戒毒。

除了搞定艾伦的事之外,我还成功说服母亲让我介绍另一个人来帮她查查账,看看她目前的财务状况。

斯卡拉第二天给我打来电话。

“穆德,我刚从洛杉矶回来,我给你妈妈打了电话,她似乎很生我的气,她让我给你打电话,请问这是怎么一回事?

“艾qq斗地主腾讯欢乐斗地主下载电脑版下载伦因为交易海洛因被抓,是我把他保释出来的,他说自己已经好几个月没有工作,而你不仅没有做到对我妈妈的承诺好好监督艾伦,反而给钱他去买毒品。

“老实说...穆德,事实不是这样的。

“不管这是不是事实,总之艾伦这周末就要去哈泽尔登,而妈妈也同意让另一个人来帮她检查一下目前的财务状况,这个我已经在安排了。

短暂的沉默后斯卡拉开口:“坦白说...如果这是你母亲想要的,那就照她的意思办,我这边绝对配合,十分乐意跟你安排的人合作,他/她想查什么只要说一声,我立马把东西准备好。

斯卡拉说话的语气没有任何不满或慌张,我很惊讶他的配合,但却不会掉以轻心。

艾伦准备动身去哈泽尔登的前一天,母亲把我叫到她的公寓喝茶,我到的时候看到她正和斯卡拉坐在书房等我,我走进去后两人立即结束聊天。

“坐下,穆德,”母亲指着沙发命令道:“伯特有话对你说。

我坐在那张印花软垫微信小游戏途游斗地主上,斯卡拉和母亲坐在对面的椅子,像审犯人那样看着我,我心里有些不安,感觉要出事,斯卡拉的虚伪令人作呕,他简直就是一头披着羊皮的狼。

“说实话...穆德,我们之间的误会太大了,”我双臂交叉静静听着他的谎话:“你弟弟没有买毒品,警方扫毒不小心把他当成犯人抓了,那只是个误会,他自己是没有错的。

“他可不是这么跟我说的。

”我反驳道。

“老实说...那是因为艾伦担心如果不把事情说的那么严重,你就不会去保释他。

我实在气极了指着斯卡拉质问:“你到底想干什么?!

“你弟弟根本没有毒瘾!”母亲哭着说:“我们会想办法把他的犯罪记录从警局抹掉,对吧,斯卡拉?

“是的,露易丝。

”斯卡拉温柔答道。

我气到整个身体都在颤抖:“如果艾伦现在不开始戒毒,他可能会死的!

母亲气得转向斯卡拉抱怨:“她简直蛇蝎心肠!我告诉过你她会这样的,伯特,你看看她多嚣张!

“妈!我拜托你了!若是可以得到专业的治疗,艾伦一定可以克服毒瘾,他真的需要去戒毒所了,我们不是把一切都安排妥当了吗?就几个星期而已,这对他有什么坏处?!

“坏处就是这样做会坏了你弟弟的名声,你因为嫉妒,所以搬弄是非诬蔑他,艾伦亲口对我说他没有毒瘾,这一切都是误会,我相信他说的是真话。

我简直气疯了:“呵呵,是吗?那他是什么时候亲口对你说的这些话?

“午饭的时候说的,吃完他就走了。

”斯卡拉回答。

“很好!”我怒极反笑。

“你弟弟根本不想去那个可怕的地方,因为他本来就没有吸毒,他害怕身处在一堆瘾君子当中。

”母亲说。

“妈!艾伦自己就是个瘾君子!吸毒的人说的话都是假的!他在骗你!他也在骗他自己!他之前跟我说,他是被一个便衣警察抓的!

母亲摇摇头:“不是的,穆德,艾伦是怕你才这么说的,他从小就怕你,你嫉妒他,所以一直嘲笑和捉弄他,你太坏了,你真像你那死去的亲生父亲,太像了!

我反驳道:“呵呵!我坏?!就因为我亲生父亲对你不好!所以你说我坏?!可你知道吗?!你现在身边坐着的这个才是真正的坏人!

母亲喊着让我道歉:“你现在连伯特都开始攀诬!你太恶毒了!他帮了我们家那么多!你居然这么说他!你马上向他道歉!

“她说的只是气话,露易丝,亲爱的,那不是她的真心话。

”斯卡拉假意劝说。

“这就是我的真心话!

“总之,你弟弟哪都不去,这也是我的真心话,伯特会继续帮我照顾他,对吧,伯特?

“是的,我一定竭尽所能,请相信我。

”斯卡拉说。

他对母亲的控制更强了,离开的时候斯卡拉警告似地看了我一眼,好像在说:看你以后还敢不敢再插手。

离开公寓后我立马打电话给艾伦。

“艾伦,你TM怎么回事?!

“我一开始就不想去戒毒中心,而且你应该也听说了,伯特答应要帮我把案底从警局抹掉。

“我不关心案底的事,我只在意你,在意你的未来,就算为了你自己,你也应该去戒毒啊!

“穆德,别担心,我没事的,我很好!

“你都吸毒成瘾了,这叫好?!

“我不是瘾君子!只要我想,我随时可以不吸!只是我现在还不想戒掉而已!

“那你应该知道斯卡拉是在利用你来控制我们妈妈,对不对?如果你跟我站在同一战线,妈妈就会听我们的,那他就再也不能对我们家的事指手画脚了!

“你完全误会伯特了!我比你更了解他,他其实真的是个很不错的人。

“是吗?那好,我等着看当他把家里的钱都骗走之后你还会不会这么想。

“穆德,爸爸给我们留了那么多钱,我敢保证我们会一直都这么有钱的。

“你保证?这你可保证不了。

斯卡拉那晚给我打了电话,我没有拒接,很想听听他会说些什么。

“穆德,下午的事真的很抱歉,我知道你会很难过,可你应该很清楚,你妈本身就是个对女性有偏见的人,而你正好又是个女儿,这只能怪命运了...我打电话是为了向你保证,我一定会处理妥当你弟弟的事,老实说...我帮你妈妈做的投资挣了一大笔钱,我可以跟你保证,你们两姐弟以后会非常有钱,现在听我一句劝,给你妈妈送一束花,然后附上一封道歉信,她其实很爱你,我也爱你,你弟弟会没事的,你不用太担心,过于操心会对你身体不好。

你们知道吗?我真的信了斯卡拉的鬼话,听了他说的这些,我感觉好多了,听他说母亲其实很爱我,听他说艾伦会好起来,听他说他会帮忙管好家里的钱,我一下轻松了很多,所以我不想再烦他们,不想再揪着这件事不放。

斯卡拉就像牌桌上的一个对手,他信誓旦旦跟你说,向你保证,你选择弃牌就对了,当你真的相信他选弃牌了,你还在庆幸自己选对的时候,这狗娘养的收下底池后却得意洋洋地亮出他的垃圾牌,直到最后一刻你才意识到他其实整手牌都在诈唬!